泰坦帝国

 找回密码
 加入帝国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08|回复: 8

[家园系列] 转转载:【Dark Time Mod】剧情设定补完计划 - 马修的日记 作者:DTMOD制作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5-30 17:43: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谨以谢雅之名探寻那些未曾发掘过的遗迹
 楼主| 发表于 2016-5-30 17:45:03 | 显示全部楼层
在那一瞬间,我回想起了很多往事。从我以见习副官的身份第一次登上猎隼号,到这几年同舰长一起在猎隼号上的生活,一切都还历历在目恍如昨天才刚刚发生。舰长始终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般爱护着猎隼号……还有我,这个总是不争气的徒弟。记得我总是把舰长交代下来的任务搞砸,舰长从不像我听闻的其他指挥官那样大发雷霆,破口大骂,每次都只是苦笑一番,然后耐心地指导我该如何工作……彼时的回忆是那么美好,而当时的我眼看就要同几年来工作生活于其上的猎隼号,舰长最心爱的座舰一同消逝于这片璀璨的星空之中。愧疚,惊惶……在显示屏上舰长的面孔带给我最初的镇静之后全都一股脑地涌入我的内心。低头再看一眼战术感应器的屏幕,那六个红点正在缓慢而坚定地向猎隼号逼近,甚至在它们后面,那艘代表奎尔·杰特的红砖也开始艰难地向前移动了。看到这一幕,我再也无法镇定,在舰长面前想要表现的更加坚强的努力再次失败了,我又变成了那个总把一切搞砸、连舰长的苦笑都不敢抬头面对的见习副官……
“马修……”
是舰长的声音,每一次,在我低着头,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这个声音总是准时出现。我的右肩习惯性地一沉,却突然发现,这次并没有那只有力的大手拍下来,我的面前,是猎隼号舰桥的战术控制面板,还有通讯显示屏。那个每次都成为我坚定依靠的男人,那个声音和手掌的主人,如今站在屏幕的另一端。
“马修,现在还不是轻言放弃的时候……”,我努力忍住那些想要涌入眼中的液体,强迫自己抬起头来,“快去争取时间,孩子,奇迹会发生的,但是干等是等不来的,记得吗?一定要去争取……只要去争取,奇迹一定会眷顾你的!”
“可是,舰长……”
“别可是了,这种时候相信数据是没用的,让它们统统见鬼去吧!要相信自己,孩子……你今天干得非常漂亮,我为你感到骄傲……我相信你……你一定会活下来的,答应我,你会活下来的……”
舰长眼里的关切比以往更甚,我实在找不到拒绝他的理由。但是不等我回答,屏幕上的画面突然从右侧开始收缩,右半边的屏幕上,另一个通讯切入了进来。
“嘿,小鬼……有时间别忘了整顿一下港勤,这么半天才把这架飞机修好,太不像话了!”屏幕上的人是个一脸胡茬的中年男子,侧脸面对着屏幕,一只手操纵着战机,另一只手夹起一支燃着的香烟大吸了一口,从窗外的画面来看,战机似乎正在疾驰,我花了好几秒钟才认出此人是谁。
 楼主| 发表于 2016-5-30 17:45:29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居然是维克斯,难怪我没第一时间认出来。别说猎隼号了,全维格尔都没有这么年长的飞行员,当时在屏幕中驾驶战机的居然是猎隼号的一等机务兵维克斯大叔!
大叔的脾气我了解,这种事儿他还真干的出来。可是他开战机那都是什么年代的事了,那时候维格尔的战机还是笨重的舌蝇级驱逐机!现在的战机速度更快,机动起来十分“野蛮”,而且当时大叔驾驶的秃鹫级轰炸机是一种非常拙劣的设计,以制导炸弹为武器固然威力不俗,可是一旦被击中要害,飞行员根本来不及弹射,猛烈的爆炸会直接席卷整个机身。更何况大叔早年飞行时受了伤,这才转行干起了机务,我万万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重操旧业”,这样子实在太危险了。
“维克斯叔叔!您……”,我想把维克斯叫回来,我知道大叔想干什么,可我当时完全懵了,我从没处理过这种事情,一时间几乎丧失了语言能力。
维格尔人大多常年在外太空漂泊,为了缓解平时枯燥单调的生活,尽量减少生活上的压力,一艘船上的人往往彼此不将职位看得很重。维克斯大叔总是小鬼小鬼地叫我,由于干的是机务,每次工作都会弄上一身黑漆漆的油污,但是每每同他去休闲区吃饭,听他这个老飞行员讲述当年驾驶驱逐机赶跑骚扰矿区的海盗的故事时,精神抖擞的他身上的衣服既干净又整洁。唯一不变的是,大叔到哪儿都不忘记他的烟斗,有时候不方便他也会改吸香烟。大叔当机务有差不多二十年了,到了哪儿都是一把好手,不过由于大家都想让大叔帮自己修理战机,搞得他也时常抱怨如今这个时代机修的工作居然还在以人力为主。
“小鬼,不用替我担心,这东西还难不倒我。”屏幕里,维克斯大叔掐灭手中的香烟,换做双手驾驶战机,看他脸上的表情,似乎正享受其中。“都这个时候了,不能再计较这么多了……听着小鬼,”,大叔把脸转向屏幕,突然一脸严肃地冲我说道,“我不喜欢等死,也不希望看着你那样做。在我干掉敌人或者被他们干掉之前,最好抓紧时间让猎隼号全速撤离!”
维克斯的影像消失了,大叔终止了通讯,屏幕重新变为一个画面,我再次对上了麦克米尔舰长的目光。“让他去吧,孩子……”舰长一定也听到了刚刚的对话,不过他似乎自始至终都没有表现出丝毫惊讶,“维克斯说得对,他这人就这个脾气,你也知道……一定不要放弃,孩子,快去吧……”
被维克斯的话所惊醒,此时我终于恢复了先前的理智,朝老舰长郑重地点了点头。舰长缓缓地露出了一丝微笑,终止了通讯,我随即下令猎隼号开足马力向指挥站进发。后面,敌人的战舰仍在稳步逼近,而维克斯大叔同所有英勇的飞行员誓死阻挡着他们的脚步;前方,萨迪斯·沙巴指挥站一刻不停地发出求援信号,麦克米尔舰长则在站内等待着猎隼号和我们所有人的平安归来……
 楼主| 发表于 2016-5-30 18:25:45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尽管我仍感到不可思议,但它的确实实在在地发生了。援军来了,无论是时间还是规模,都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泰坦人的超空间信号探测设备一定比我们更加先进,他们首先察觉到了跳入信号,并立即减速,停在了原地。我们直到从感应器上探测到他们行动的异样,才觉察出事情有变。紧接着,这股信号也被我们捕捉到了,观察员向我报告了方位,超空间跳出信号就出现在泰坦人舰阵的后方。若非泰坦人的奇怪举动,我可能会首先认为这是他们的又一批舰队,可是他们因为这个信号的出现而停止了行动,这说明来者另有其人。不过无论如何,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并没有给我们带来太大的冲击,毕竟无论出现的是什么东西,都不会使情况变得更糟了,泰坦人此时反倒可能比我们还要紧张,毕竟这未知的信号就出现在他们的舰队后方。

当时,我不敢肯定这一定会是我方的援军,我需要等待信号强度的辨识,猎隼号的数据库能够根据信号的强度特点识别出所有维格尔舰船的跳跃信号。然而信号的强度却迟迟没有汇报,我回过头来,这才发现观察员的脸上写满了震惊,不过恐惧的成分少一些,更多的似是迷惑。我本来以为至多会探测到一些陌生信号,表明来者是个我们不认识的第三方,但当我看到屏幕上‘OUT OF RANGE(超过探测上限)’的字样时,我才知道远不是那么回事。

我将目视观测设备的信号切入进来,电子设备对这样的信号是无能为力的,我们只能等待,等待着亲眼看看即将跳跃出现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一时间,所有的可见波段光学观测设备全都对准了异常超空间信号出现的地方,这些设备从猎隼号的外挂感应器,观察塔楼,以及后方的飞行员驾驶的战机上传来目视信号并汇总于猎隼号的舰桥,此时此刻,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些视频信号。

舰桥里死一般的寂静,机器运转时低沉而又微不足道的嗡嗡声此时清晰可辨,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凝固住了。

终于,一道细微的线条隐约出现在视野中一处空旷的空间内,线条迅速变长,超出了屏幕范围。仪器显然捕捉到了信息,立即重新对准并将镜头拉远,线条一下子细到几乎看不到,但我知道它就在屏幕中央。紧接着,从线的位置向上下延伸而成一道循序扩展的平面——量子隧道已经建立,从视场判断,来舰异常的宽大……
这些都是司空见惯的场面,接下来,量子隧道窗口会由前向后划过空间,将位于超空间中的飞船“吐”到正常空间中来。然而这已然看过千百遍的场面在这一次却有了完全不同的内容:仅仅几秒钟之后,赫然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艘庞大无比,气势恢宏的巨舰。我实在难以形容第一眼看到它时的感受,尽管早已有心理准备,但所有人仍然被这一前所未有的景像所震惊了。然而时间不允许我呆站在那里,我立即将所有人动员起来,尽一切可能查明来者的身份并与之建立联系。就在大家忙开的时候,一条未加密的广域通讯被猎隼号接收到了,信号源正是那艘庞然大物,我立即将它播放了出来。

“……不堪一击的泰坦舰队听着:汝等已无力阻止我族的崛起,准备面对无畏的维格尔战士们爆发的怒火吧!这怒火来自超空间核心,来自阿伽门农,来自我——维格尔霸主马坎——天选之人:萨尤克·迦;来自伟大先祖的力量!……”

……是元首!我们伟大的首领从赫斯利姆冰原赶回来了!舰桥内顿时一片沸腾……
 楼主| 发表于 2016-5-30 18:26: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阿伽门农”号,这就是这艘巨舰的名字。人们有的相互拥抱在一起,有的则通过屏幕或舷窗目不转睛地打量着它,紧张的局势一时间被我们抛在了脑后。

但是我们显然低估了紫旗侯爵对清剿我族的决心,这怨不得任何人,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所有人都难以自拔地沉浸在巨大的喜悦当中。当阿伽门农号刚刚出现时,一道发自泰坦驱逐舰编队的信号就被我们捕捉到了,不过我们全都自负地认为那是他们的求援信号……现在看来,这是总攻信号。

很快,在阿伽门农号两侧,各有一股庞大的超空间信号被探测到,初步数据分析证实其为泰坦战舰,进一步分析则显示,这两批敌舰中各包含十数艘的离子炮舰、驱逐舰,甚至还有好几艘重巡洋舰!他们一定是一开始就已部署在星区外围,就等总攻的号角吹响了。而发出总攻信号的驱逐舰编队加上之前的那艘重巡洋舰,也在阿伽门农号前方,开始调转船头。现在他们知道,元首就在阿伽门农号上,那他们就会不惜一切代价杀死元首,而眼下,他们已然对阿伽门农号展开了合围之势。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下一步的行动,又一波超空间信号出现了。在更加靠近阿伽门农号两侧的地方,出现了友军的超空间信号,经辨识,是同随元首前往阿伽门农号的元首直属舰队的第一和第二纵队。他们保护元首的勇气与决心无可置疑,不过他们的力量实在有限……

紧接着,我们接到来自萨迪斯·沙巴的信号,在指挥站附近居然跳出了两艘泰坦运载舰!

阴险至极,泰坦人的最终目的是杀死元首,但两艘运载舰所能起到的帮助非常有限。而总指挥站萨迪斯·沙巴对我族同样至关重要,他们定是看准了这一点,才让两艘运载舰发动对萨迪斯·沙巴的进攻,从而让我们无暇他顾。没了我们,我不知道元首能否度过难关,但没有我们,萨迪斯·沙巴绝对难逃一劫!尽管劳伦斯中将早就做好了撤离准备,第四航母战斗群不久前也发来通讯说即将赶到增援地点,但此时此刻我不能冒任何风险,只能希望阿伽门农号能够撑足够长的时间等待进一步的救援了。泰坦运载舰不停地释放着轰炸机,对萨迪斯·沙巴进行肆无忌惮的轰炸,越来越严重的损伤报告不断地传来。我再次回头看了一眼远处庞大的阿伽门农号的身影,随即下令所有作战力量通过超空间跳跃门,回援萨迪斯·沙巴……

超空间跳跃门再次展现了其可靠性和非凡的作战价值。凭借它们,我们的飞行员在最短的时间内抵达了萨迪斯·沙巴,将敌方拦截机和轰炸机群打得措手不及,加上及时赶到支援的第四航母战斗群,两艘泰坦运载舰接连沉没,萨迪斯·沙巴得救了。

当最后一架向萨迪斯·沙巴投弹的泰坦轰炸机化为一团焰火,我立刻下令重新连线阿伽门农号。当那边的信息传回的时候,我几乎不敢相信,所有人都被彻底震惊了:敌人的信号居然完全消失了,直属舰队的信号也不复存在,那里只有孤零零的一艘船,阿伽门农号……
 楼主| 发表于 2016-5-30 18:26:20 | 显示全部楼层
首篇完结讲述的是DT0.5隐藏战役,给没玩过的童鞋补习一下
 楼主| 发表于 2016-5-31 01:43:55 | 显示全部楼层
……

9520年1月1日

我到现在还是难以相信昨天发生的一切,尽管我相信我这辈子大概永远都不会忘记昨天的事情,但以防万一,我还是在这里记录下来吧。

截至昨天,我随猎隼号驻防萨狄斯·沙巴总指挥站已经将近一个星期了。根据这个银河的标准立法,马上就是新的一年了,这也是我们维格尔族统一后的第一个新年,大家都在忙着筹备各种活动欢庆新年。我们仅剩的任务就是对一个科研站的新产品进行测试,超空间跳跃门,这就是这个装置的名字。
我们万万没有想到,我族的那个古老的敌人会选择在昨天对总指挥站发动突袭。帝国泰坦紫旗侯爵——敌人的首领,将之称为“新年攻势”,这是从被俘的敌船船员口中套得的。
临近新年,所有人的警惕性都有所松懈,外围舰队刚刚执行完年末最后一批任务,还都在返回总指挥站的路上,元首则已经在赫斯利姆呆了将近一个月,不知何时才会回来,敌人瞅准了时机,于此时发动突袭,的确将我们打得措手不及。
我当时在猎隼号上,在跳跃门另一端的矿区负责接收跳跃门的工作信号,结果正处在敌人的进攻方向上,首当其冲遭遇了敌人。麦克米尔舰长当时人在指挥站,我就这样成了猎隼号的临时战场指挥官。
敌人的前两波进攻以轰炸机为主,但还是凶险异常。由于事发突然,遭受攻击时我们没有任何反抗能力,一艘工作船瞬间就被十几架攻击轰炸机集火击沉,在看到爆炸闪光的那一刻,我真的不知如何是好了。
我必须要感谢那些不顾生命危险、在不知道跳跃门是否能够安全进行载人传送的情况下毅然使用用于测试的跳跃门的英勇的飞行员们,还有研制这种跳跃门的科研站。要不是他们,我恐怕现在根本不可能在这里面对屏幕敲打着我的日记吧。总之他们通过跳跃门驾驶着突击机及时赶到,将敌机一一击落,挽救了每一艘幸存的矿区工作船……乃至猎隼号。
然而这两波攻击只是敌人的先头试探部队,在化解敌人的攻击之后,我们第一时间派出了无人侦察机,传回了令我们大感吃惊的画面——一艘泰坦的奎尔·杰特级重巡洋舰,以及为数不少的护卫部队。侦察机随即便被击落,但它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猎隼号已经接收了指挥站保存的几份战机和武器平台的建造图纸,正在全速建造着有生力量,然而飞行员和平台控制设备数量毕竟有限,我们无法正面面对奎尔·杰特的强大火力,但将之拖住等待援军赶到还是有希望的,因此我还能保持着起码的冷静,继续凭借麦克米尔舰长以前教给我的东西有条不紊地指挥着猎隼号。
飞行员们都是好样的,他们成功摧毁了奎尔·杰特的护卫队,并废掉了这艘庞然大物的推进器。但是,超空间信号观测员突然汇报,说有大量超空间信号出现在猎隼号前方不远处——甚至比那艘奎尔·杰特距离猎隼号还要近,而且都为主力舰级别。返航途中的飞行员随即目视确认了这一发现——六艘泰坦驱逐舰,既有斯考·特级,也有斯考·法级。如此近的距离,如此多的数量,我们完全不可能阻止他们的靠近。
说实话当时我们几乎绝望了,总指挥站负责人伍德·劳伦斯中将甚至命令大家做好逃离指挥站的准备。我也慌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直到通讯员颤抖着告诉我,指挥站方面要求通讯。从声音里听的出来,他和我一样不知所措。
我以为发来通讯的会是伍德·劳伦斯中将,我以为他会命令我无论如何也要将敌人拖住,一刻钟也好,一分钟也罢,只要能为指挥站的撤离赢得宝贵的时间——那里面有着很多非常珍贵的资料,以及非常重要的设备和人员。如果能够帮助指挥站安全撤离,哪怕为此牺牲,想必也是十分光荣,日后必定会被当做英雄吧。说来可笑,打开通讯前,我甚至已经为此做好了心理准备,开始接受这样的命运了。
然而我看到的却是麦克米尔舰长那张熟悉的面孔,在他背后,所有人都在忙碌着,大概都在准备撤离。而舰长却没有,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同我,同猎隼号——他的座舰取得联系。
看到舰长,我的情绪多少平复了一些。但是事实无法改变,猎隼号无法通过跳跃门,行进速度也远远不及那些泰坦驱逐舰,这一点舰长和我都心知肚明。舰长也知道,仅凭猎隼号和这些战斗机、炮台,对指挥站的撤离也起不到丝毫的帮助,他现在同我一样面对着死亡的威胁。
发表于 2016-5-31 08:20:07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年玩蛋疼MOD的时候看过,脑洞还是挺大的,可是蛋疼MOD最终还是太监了
发表于 2016-5-31 11:37:33 | 显示全部楼层
Knight 发表于 2016-5-31 08:20
当年玩蛋疼MOD的时候看过,脑洞还是挺大的,可是蛋疼MOD最终还是太监了

精神永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帝国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泰坦帝国  

GMT+8, 2019-1-18 07:39 , Processed in 0.041153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Designed by 999test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