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坦帝国

 找回密码
 加入帝国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93|回复: 14

[家园系列] 转载:《窗边谈话》系列—————————作者:斯佐德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6-1 20: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谨以谢雅之名探寻那些未曾发掘过的遗迹
 楼主| 发表于 2016-6-1 20: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封信

邮件信道:希加拉超空间通信网络
邮件形式:文本
邮件优先级:3C,私人信函

发件人:希加拉第二舰队 编号33014高炮护卫舰 一等技术官 西恩斯·伽尔

收件人:希加拉第十六舰队 深层空间技术部 “边界之眼号”科学探索船 一级研究员 特鲁斯·伽尔

邮件开始:……
 楼主| 发表于 2016-6-1 20:20:34 | 显示全部楼层
亲爱的特鲁斯:

  我挺好奇你看到这封书面邮件时会是什么表情,哈。其实我开始也想不到会用这种纯文字信息的方式,但舰队通讯处的人告诉我由于现在超空间通讯技术还不成熟,短时间内能够传输的数据量有限。到你那个鬼地方的超空间通讯信道只有舰队的指挥部和科研中心拥有优先级,普通的私人通信只好靠边站啦。他们告诉我视频信息不能超过五分钟,该死的,五分钟能说点什么?我要告诉你的事情怕是半个小时也说不完。不过考虑到我和你毕竟隔着几千光年的距离,这个情况倒也勉强能理解。当然我也考虑过用音频,但是我对着录音设备说了好几次,结果越说越乱,因为牵涉到的内容太多了,至少上对我来说吧,把它们有条理的一个个说出来,尤其是对着一个冷冰冰的设备,我好像很难集中注意力,而我这人说话又很啰嗦,经常说到后来就跑题很远或者连自己都不知所云了。

  所以你猜怎么的,我打算给你写一封信,哈哈!纯文字信息的数据量非常小,我完全可以畅所欲言。古卡拉克人的这种原始通信方式在超空间通讯中竟会有这种妙用,纵是卡伦也想不到吧,哈!

  好吧我承认这是我第一次写信,所以多少有些兴奋,不过不管怎样,还是得跟你寒喧一下吧。旅途应该挺愉快的吧,尤其是跟那帮古板、迂腐、毫无幽默感的老头们待在那样笨拙的一艘科考船上。啊,我知道你要大声抱怨了,可你想想发现运输网络以前的那些远航船只,他们要是去几千光年以外的地方还得要冬眠呢。凡事要往好处想,伙计。

  对了,记得你出发前抱怨说去那么远的一个鬼地方,不知道回不回得来。我安慰你说,有一整支驱逐舰编队给你护航呢,有两艘驱逐舰和一打的护卫舰在你周围,还有什么好不安的?你说正是有那些战舰环绕在周围才让你感到不安。说真的你这话我当时没听懂,不过我现在已经渐渐有些明白你的意思了。

  好了我还是进入正题吧,我知道你肯定已经不耐烦了,可按说咱俩都认识这么些年了,你也该早就习惯了才是......我见到奥肯思•纳贝尔了。

  哈哈,你是不是已经从椅子上跳起来了?我敢打赌如果你没有跳起来我愿意把一整架拦截机吃下去。你绝对猜不到我是在哪里碰到这老头的,是在天使之月十四号空间站的酒吧里。你能想象吗?我,在天使之月的一个空间站的一个酒吧里,碰到了奥肯思•纳贝尔。这简直就像是在散步时踩到了一颗超空间内核一样不可思议。你肯定记得我们一起读历史系时做的那个课题吧,≪从古希加拉人到新希加拉人的意识形态巨变≫,那时候咱们想尽办法想见到他以便当面请教呢,结果费了好多工夫却连他的秘书都没能见到,后来那个课题也没能研究出什么东西。没想到现在却让我碰见了,命运真是会捉弄人啊。

  我和他聊了很久,我跟他说了我们的那个课题以及我们的一些看法,他对我谈了很多很多内容,你绝对想不到我们聊得有多远。他和我说了一些他的没有公开过的观点,当然我并不是全部赞同,但毋庸置疑的是这些观点都极具颠覆性,在我看来甚至是爆炸性的,哈!

  我们谈了好多,我一下子肯定和你说不清,不过我已经在整理我和他的对话了,具体内容我会在下一封信里发给你。毕竟我甚至都还不确定你能不能看到这封信。哈哈我知道你现在肯定已经等不及想知道我和他究竟聊了些什么了,这样吧,我把他话里的几个有意思的观点先告诉你,可别说我故意吊你胃口了:

  1.对庞大战舰的依赖感源于软弱的意志
  2.本图西人的自毁源于强烈的罪恶感
  3.超空间内核不是礼物,是诅咒

  是的,他果然没让我们失望,特鲁斯!这样的观点也就他能够提出来!

  好了第一封信就到这里,你可以好好思考一下,别忘了尽快回信。等收到你的回复我就会把整理好的对话记录发给你。要知道,由于发送这些对话里的内容,他们很可能会停我的职,甚至可能把我踢出舰队。但现在我已经不在乎了!哈!

  祝你的考古之旅愉快。
  

                                你的西恩斯
 楼主| 发表于 2016-6-1 20:21:4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封信

邮件信道:希加拉超空间通讯网络
邮件形式:文本及未知类型附件
邮件优先级:3C,私人信函

发件人:希加拉第二舰队 编号33014高炮护卫舰 一等技术官 西恩斯•伽尔

收件人:希加拉第十六舰队 深层空间技术部 “边界之眼号”科学探索船 一级研究员 特鲁斯•伽尔

邮件开始:......
 楼主| 发表于 2016-6-1 20:22:49 | 显示全部楼层
焦急的特鲁斯:

  我有些意外你的回复竟来得这么快,我都怀疑你是不是突破权限使用了最高优先级,虽然据我对你的了解,你应该没那个胆子。我很理解你后面接连来的那两封回信里那种几乎抓狂的态度,看来你还没有丧失以前的学术热情,哈哈。不过你也得理解我,这半个月来我几乎连睡觉时间都不够,更别说给你回信了。这段时间舰队的训练强度非常大,我发誓这些天我击毁的靶机足可以堆成一艘驱逐舰了,现在我一看到靶机就反胃。

  就我在巡航中看到的,其他几支舰队似乎都在作频繁调动,天知道情报部那儿又得到风声了,虽然目前我还没听说什么实质性的内容。

  你知道新一级的战列巡洋舰已经试航了吧,那第一艘出港的叫做“天使之翼号”。我真是纳闷是谁给取了这么一个娘娘腔的名字,舰队指挥部那帮人的品味真是越来越糟糕了。你说他们会不会让某个舰队选美冠军当舰长?

  好了我知道我又扯远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搞定技术部那个叫柯琳娜的小妞了,对就是那个成天一张扑克脸但是屁股很翘的那个妞儿。我早就说了,斯叶特基斯的女孩看似冷漠,但是只要找对了要害,手到擒来啊。

  为什么对你来说这也是一个好消息呢?你已经看到那个附件了吧。前天舰队回港时,她在航母上值班,于是我去看她,并且说服她用技术中心的那台CCNIPS把我的那段记忆提取、复制了出来。说实话一开始我还挺新奇的,不过我观看了一下提取出来的记录之后就觉得有些后怕了。我们的大脑在这个该死的系统面前完全没有了秘密。听说这还是卡伦亲自设计的,真是了不得……

  不过反正我不用把那天的谈话再复述给你了,我让柯琳娜把这个文件夹带到我的信件里。虽然这个动作会在超空间通讯中心那里留下记录,不过据她说根本没人会去复查那些记录,既然她都不担心那个,那我想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CCNIPS在把从我脑袋里提取出的信息经过处理和模拟补完后,已经几乎和那天的场景一模一样了。不过这个文件需要特别的分析处理终端才能解码出来,你得自己想办法找一台那样的设备。但我猜那种玩意儿在你的科研船上应该不算罕见吧。
  顺便给你说一下开始的情形。这样说吧,就是“天使之翼号”首次试航的那天,我走进空间站的酒吧,发现酒吧里空荡荡的,人们大都到那些有大型观察窗的平台上去看试航仪式了。除我之外只有一个老头坐在角落的舷窗旁。

  对,那老头就是奥肯思!

  好了,就说到这儿,其他的你自己看吧。

  祝你一切顺利。
  
PS.我明天又得去射那些靶机了,希望我不会把早饭吐在火控台上。
  

                        得了“靶机过敏症”的西恩斯
 楼主| 发表于 2016-6-1 20:23:51 | 显示全部楼层
正篇 窗边谈话

Cerebral Cortical Neuron Information Processing System

                警告:
    仅有希加拉舰队神经元科学技术部特别授权单位可使用本系统
      任何未获授权的使用者都将被移交舰队监察委员会处理

系统初始化......

正在识别用户身份信息......

识别失败,请重新将您的左眼对准扫描端口

虹膜扫描识别终止,正在接入特别授权证书......

证书授权用户:希加拉第十六舰队 深层空间技术部 一级科学官 坎恩特•斯叶特博士
用户身份编号:HS33901174DSS 安全级别:1A,最高优先级

验证通过,访问被允许

正在展开各子系统模块......
 楼主| 发表于 2016-6-1 20:24:18 | 显示全部楼层
您好,博士,欢迎使用“大脑皮质神经元信息分析处理系统”,请选择您需要的操作单元

正在导入记忆信息文件......

正在解析......

完成。

请选择“接收”、“备份”或是“取消”

请佩戴上大脑神经元微电流刺激设备,并连接到输出端口


           重要提示:
本系统将为您模拟出记忆信息文件来源者的一段视觉与听觉感受,整个过程只会产生模拟体验,并不会对您的生理状况产生任何直接影响。但并不排除会出现某些具有强烈刺激性的画面与声音。您可以随时手动停止模拟刺激过程。

要继续请选择“继续”,要退回上一级菜单请选择“返回”

您选择了“继续”

模拟刺激开始:......
 楼主| 发表于 2016-6-1 20:24:4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走进了空荡荡的酒吧,在吧台前的一排位子中间坐下。“我”的手指在吧台桌面的酒水单上游移着,最后选中了一种酒。几秒钟后,一杯酒从吧台边缘滑行到了“我”手边。

  “我”喝了小口酒,接着用手托着下巴,看着吧台后边悬着的虚拟电视画面。

  画面上一名秃顶的舰队军官正在说话:“新一级的战列巡洋舰被称为‘天使之翼’级。因此即将要试航的这第一艘战舰也被命名为‘天使之翼号’。这艘战列巡洋舰配备有六门热能离子炮——”

  “我”轻笑了几声。

  这时身后的一人发话了:“小子,你对那艘新战舰很不屑吗?”

  “没有啊,就是觉得这名字取得比较好笑。”“我”回头扫了一眼说话者,看到那是一个老者。

  “我看到你也穿着舰队制服,怎么没有去看首航仪式?”

  “我”打了个哈欠:“唉,我对那种大家伙没什么兴趣。”

  “啊,看来也不是所有人都那么没品味嘛。”

  “呃,您这么说也不太合适。由于我这人比较无趣,也没什么远大志向,所以才对大吨位战舰不怎么感冒。但其实我和舰队里其他人一样,也更愿意在大家伙上服役。”

  “哦?这是为什么?”

  “呃,有两方面原因。从比较通俗的方面来说,大吨位战舰意味着更大的活动空间,更完备的生活设施,更好的武器和技术装备,还有更多的姑娘。同时,在驱逐舰、巡洋舰和航母上服役也是对个人能力的一种肯定。”

  “我猜你并不在乎这些。”

  “这么说也不准确,更多的姑娘这一点我还是很在乎的。不过我确实更在意另一个更现实的方面:数据表明,战舰上人员的生存几率与战舰的吨位是成正比的。”

  “什么数据?”

  “我”耸了耸肩:“所有数据。从家园战争到‘异兽’危机再到维格尔入侵,希加拉舰队经历过的所有战斗的统计数据,全都支持这一观点。尤其是在我们与维格尔人的战斗中,大型主力舰上的人生存机率是最高的。最倒霉的就是护卫舰了,很多时候都是为了掩护主力舰而作为炮灰的角色,那些漫长的阵亡名单上多半都是在护卫舰上服役的人员。”

  “唔。”老头若有所思地应了一声,便没再出声。

  “我”转过头去再次打量他,这次看的时间比较久。十秒钟后“我”猛地站起来了,杯子被碰翻在了地上。

  “哦,天哪……”

  老头不解地看着“我”,也许是在纳闷“我”为何如此激动。

  “奥肯思•纳贝尔先生......”“我”喃喃道。

  老头扬了下眉毛:“啊,这儿竟然还有人认识我。”

  “我读过您几乎所有的著作,纳贝尔先生。”重重的咽唾沫声,“≪放逐之路≫、≪卡拉克往事≫、≪失落的家园≫、≪回归之路≫,还有≪一个基斯≫、≪“希加拉之骄傲”≫、≪母港陨落≫,每一部我都至少读过两遍。天哪,希加拉近代最伟大的史学家就坐在这里我刚才却一直没认出来……”

  “唔,不用说那么夸张,”老人招了招手,“干嘛不坐过来呢,小子?既然咱俩这么有缘,不如来喝一杯。”

  在走过去的途中“我“撞倒了至少三张椅子。“我”在老人对面的位子坐下时,他点开了桌上的酒水单。

  “你刚才喝的什么?”他问。

  “瑟......瑟卡白兰地。”

  “嗯,不错的选择。”他在酒水单上点了几下,几秒钟后,小巧的球形服务机器人缓缓飞来,把一杯白兰地放在我面前。

  “我”的视线一直在老人身上来回移动。

  “那么,”老人举起了他的杯子,“希加拉(Hiigara)。”

  “我”也拿起杯子,应道:“我们的家园(Ourhome)。”

  然后两人轻了轻碰了下杯子。

  一大口白兰地从喉咙口灌下去的声音。之后“我”的声音镇定了一些。

  “您怎么会在这里?”

  “那我应该在哪里?”老人笑了笑,“你是不是觉得像我这样的老头子就应该成天待在阿萨姆基斯的中央图书馆里,被一大堆全息屏幕包围着?”

  “不不不,”“我”摆了摆手,“我只是实在想不到会在这里碰到您,太意外了。要知道,您一直是我心目中最伟大的史学家。”

  “不过我也挺意外的,竟然会有一名舰队的官兵读过这么多我的书。在我印象里,舰队的人似乎都不太喜欢我的作品。”

  “啊,其实原先我在大学里读的是历史系,那期间一直在读您的作品。要知道我本来的理想是做个近代史学者。谁知道还没等我毕业,维格尔人就大军压境了。而我的基斯是在大回归之后从索班基斯里脱离出来的,但家族中依然保有尚武的传统,父母都坚持要我加入舰队,那时舰队也正在大规模扩军,于是我无奈之下只好去了学校里的征兵处。不过世事难料啊,我所要服役的护卫舰还没来得及驶出船坞,围困希加拉的维格尔舰队就已经被萨尤克巨舰的主炮轰得支离破碎了。我们的胜利固然甜美,但只可惜我的三年服役期已经正式开始了,”“我”无奈地摊了摊手,“这也就是为什么您会在这儿遇到一位饱读您的作品但无比落寞的前历史系学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6-1 20:25:2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人大笑着再次举起酒杯:“这就是为什么人们总说,命运就如同‘随机跳跃’,你永远不知道自己下一刻会在什么地方。”
  两人再次碰杯。
  “命运确实太会捉弄人了。我在大学时做过一个研究课题,不过其理论深度超过我的能力范围了,当时想向您请教来着,只可惜费尽周折也没能跟您联系上。哪里想到今天会在这里碰到您……”“我”不无遗憾地说,“不过最近这几年似乎没见到您有新的作品出版,您停止您的研究了吗?”
  “生命不息,思考不止。这是句我们纳贝尔基斯的老话,小子。”老人转动着手里的酒杯,“可惜如今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会真正的思考。这几年我不是没有写出东西来,只是戴阿米德的那帮木头脑袋们已经不再欢迎我的看法和建议了。我最近几年得出的一些历史结论,用那帮人的话来说:过于悲观和负面,对当下正处在恢复重建阶段的希加拉人民来说,他们更需要一些积极和正面的东西,来帮助他们从伤痛中振作起来。”
  “他们禁止您出版您的作品?”“我”愤慨地问。
  “那倒没有。他们只是劝我不要把那些看法和言论公开。”
  “无视他们!”“我”挥拳道,“希加拉人民应当听到更加真实和有力的观点。”
  “不,我听从了戴阿米德的劝说。”
  “为什么?”“我”讶异地说。
  老人苦笑了一下:“说起来有些讽刺。事实上,他们对我劝说的理由也正好支持和印证了我的一些观点。我想他们说的没错,大部分的希加拉人还没有准备好接受我的那些看法和解释。”
  “我”反对道:“我并不是什么狂热的希加拉民族主义者,纳贝尔先生,但是得看到我们希加拉人经历了那残酷的流放、卡拉克上的艰难求生以及无比艰辛的大回归,如今又抵御住了维格尔人的疯狂入侵,应该没有什么是如今的希加拉人无法面对的。我们的人民又不是小孩子了。”
  老人看着杯子里的酒,嘴角微微一翘:“他们真的不是吗?”
  面对老人那神秘的微笑,“我”沉默了。
  “好吧,其实我以前也对这抱有一些怀疑。”“我”挠了挠脑袋,“我以前放弃了的那个研究课题的题目就是《从古希加拉人到新希加拉人的意识形态巨变》,当时我是想论证如今的新希加拉比几千年前的那个古希加拉帝国在面对重大危机要更加成熟和稳健,也能凝聚和激发出更强大的力量。然而我在寻找论据的过程中,却越来越觉得,在许多事务的应对、处理上,我们似乎并没有比祖先高明多少。我们似乎只是……”
  “似乎只是比较幸运?”老人试探着帮我补充完。
  “当时的确有了那样的想法,后来课题便进行不下去,只好放弃了。”
  “其实那是个不错的课题,小子,但你远不是第一个想到的。从母舰上的那五十五万人在希加拉上苏醒开始,就已经有人在思索这个问题了。但据我所知,并没有人得出了什么确定的结论。这个问题我当然也早就思考过,虽然也一直无法给出一个可信的结论,不过多少还是形成了一些看法。但我刚才也说了,戴阿米德不喜欢我的这些看法。”
  “我想知道您的看法,纳贝尔先生。”“我”郑重地说。
  老人把酒杯放回了桌上:“不是我扫您的兴,小子,我很怀疑知道那些对你是否有好处。你是个会对问题进行深层次思考的年轻人,这很好,只要你愿意,你可以在舰队里有长远的发展,至少在这个年代里是这样。我可不想因为我的这些话毁了你对未来的信心,小子。”
  “请带给我真相,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那就是我唯一想要的。”
  老人笑了:“让我想想。是在《卡拉克往事》里的话吧,小子?”
  “我”点了点头:“这是我在那本书里最喜欢的一句话,纳贝尔先生。”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想我也没法拒绝了。”老人在椅子里挪动了下身子,“其实我也挺高兴能和戴阿米德的那些糟老头儿之外的人分享一下我的那些小看法的。”
  身后的吧台里传来一阵人群的欢呼声。“我”回头看了看。那些欢呼声来自于电视画面。
  画面上是希加拉行星上某处的人群,看环境应该就是在阿萨姆基斯的中心广场上。接着镜头切到了太空中,一艘体积庞大的战舰正在缓缓驶出船坞,修长的舰体如同一把利剑,切开了星空。随后,镜头又切到了某个空间站的平台上,几百名舰队军官正对着大型观察窗外的新型战舰敬礼。然后画面就给到了那些军官的脸上。
  “瞧瞧那些年轻人看着战舰的表情,”老人语气调侃地说道,“就像看着热恋中的情人一般,眼睛都快放出光来了。”
  画面又切回到了太空中。“天使之翼号”已经完全驶出了船坞,舰尾的常规动力引擎间歇地喷出等离子体,帮助战舰进行姿态调整。战舰在校准完航向之后,引擎放出耀眼的蓝光,战舰开始逐渐加速。这时,等候在一旁的护卫舰编队靠了过去,与战列巡洋舰组成了一个新的编队。
  “从那艘巡洋舰上你看到了什么,小子?”老人指了指电视画面。
  “呃,我觉得设计理念上好像没有什么突破的地方,只是有了更厚的装甲,更强大的火力,更大的吨位。除此之外……”“我”顿了顿,说,“说实话,我感觉这东西挺无聊的。”
  “哈哈,再无聊,他们也毕竟放了六门离子炮在上面呢,”老人笑了笑,接着说,“其实这东西让我想起了古卡拉克上萨木塔基斯所修建的‘朗哥马金’。”
  “您指的是,那些庙宇?”
  “没错,那些恢弘、壮丽的庙宇,他们从卡萨尔沙地开始建造,一直建到他们所知的最高的山上,一共建了三十三座。在那个时代,还真是一项伟了不起的壮举。”
 楼主| 发表于 2016-6-1 20:25:44 | 显示全部楼层
“呃,那些庙宇的最大价值应该是在于它们的宗教意义,以及前去朝圣的人所带动的贸易,但我不太理解您为什么说这战舰让您想起——”
  “啊没错,那些庙宇的象征首先确实是宗教性的,乍一看好像跟如今我们建造的巨型战舰没有什么关系。但事实上它们两者有一个很重要的共同点,那就是它们都很大。当然从实际尺寸上来说,那些庙宇在如今的大吨位舰船面前根本不算什么,但是对于当时的古卡拉客人来说,它们毫无疑问都是相当宏伟的巨型建筑。你既然读过历史系你肯定知道巨型建筑对于未开化文明来说象征着什么。人类的心灵归根结底是脆弱的,是需要依靠的。对于那些在恶劣的卡拉克星球上挣扎求生的人们来说,生活是如此的残酷和艰辛,因此人们需要一些支撑他们的东西,人们需要从某些事物中汲取到信心与力量,换而言之,人们需要信仰。信仰能帮助他们度过那些最艰难的时刻。而宗教传说对于信仰来说毕竟只是一个引子,人民并不是听着几个虚幻缥缈的神奇传说就能一直坚定不移的。要想长久地保持住信仰的力量,人们需要一些更加实际的东西,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而这,也就是萨木塔基斯修建那些宏伟庙宇的原因。在庙宇建成后的那些年,大部分卡拉克人都会在一生中的某个时候前往其中的一些庙宇朝拜,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踏上朝圣之旅。虽然再宏伟的建筑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些冰冷的石头,但是它们的伟岸和高大却真的能给那些弱小的人们带去慰藉。”
  “可那毕竟已经是古代的事情了。如今的希加拉人早就已经不再需要什么宗教信仰来支撑了。大回归之后,宗教这东西已经基本成为历史了。”
  “你这话是没错,时代在变迁,但总有些真理是不变的,小子。如今我们希加拉人的确不需要什么宗教信仰来支撑了,但我们依然有寄托希望和信心的地方,我们依然有我们所信仰着的东西。想一想,小子,我们如今信仰着什么?”
  “呃……卡——卡伦?”
  “笨蛋!卡伦只是一个领袖式的人物,她也是信仰的象征之一,但她并不是信仰本身。动动你的脑子。”
  “抱歉,纳贝尔先生,我实在想不出现在还有什么是我们信仰着的。如今希加拉舰队已经完全有足够力量保护我们自己和我们的家园了。”
  老人一拍桌子:“就是这个,小子,是我们希加拉人自己的力量。我们在卡拉克上生存了下来,我们造出了母舰,我们击败了泰坦皇帝,我们击败了‘异兽’,如今我们击败了维格尔人。当今希加拉人的信仰正是我们自己的力量,我们的实力是我们信心的来源。而信仰毕竟是一个虚幻的概念,任何信仰都需要载体和象征物,需要一些实实在在的、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来承载和寄托信仰。人们如今依然需要这种象征物。”
  “我”的视线移向了画面上的战列巡洋舰。此刻的画面是从战舰旁边某一艘护航的护卫舰上传过来的,这个角度因此画面上的战舰显得格外庞大和威武。
  “呃,我想我有点明白您的意思了,在这个象征意义上,这种大型战舰的确和古卡拉克上的庙宇没有什么区别。不过我不懂戴阿米德为什么会不喜欢您的看法,在我看来,您的这番话挺能振奋人心的……”
  “你根本没真的明白我的意思,小子。我想说的是,只有弱小的文明才需要信仰及其象征物这类无意义的支撑物。在别的那些星际帝国看来,我们希加拉人如今拥有了三核一体的无敌战舰萨尤克,我们自己也可以设计建造像画面上那种宏伟、强悍的巨型战舰,我们拥有庞大的舰队编制和饱经战火、素质优良并且勇敢无畏的军官和士兵,我们看上去好像确实是十分强大。但实际上,从我们把如此之多的期望和信心都寄托于这种大型战舰上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如今的希加拉人与当初在古卡拉克上膜拜庙宇的那些无助的人们没有本质区别。只知道把战舰设计和建造得更大、更厚,加上更多的武器系统,这即是如今希加拉军方战术思想极端落后、僵化的表现,也是希加拉人出于不安和不自信而想要从类似巨型建筑的象征物上需求慰藉的愚昧观念的直观体现,这在很大程度上证明了我们一族意志的根源性软弱。”
 楼主| 发表于 2016-6-1 20:26:02 | 显示全部楼层
“您的意思是……建造这种大吨位战舰是意志软弱的表现?”
  “你可以这么说。”
  “呃,我觉得也许我得好好思考一番才能明白其中的逻辑关系……对于从巨型建筑寻求慰藉这一点我还能理解,但是您说这同时还是战术思想落后的表现我就不太明白了。要知道这些巨舰终究和庙宇还是有区别的,那些离子炮和导弹发射阵列毕竟就架在那里,至少它们那强大的破坏力是毋庸置疑的……”
  “你得用发展的眼光来看待事物,小子。我承认那些离子炮和导弹的确有着一定的破坏力,不然也不会有那么战舰变成残骸和碎片了。但是它们真的能被称之为强大吗?你确定你知道真正强大的力量是什么样的吗?”
  “我”摊了摊手。
  老人叹了口气:“这样吧,我们从你以前的课题开始说起,这样也许更容易让你明白我的想法。你刚才说了你那个课题,从古希加拉人到新希加拉人的意识形态巨变。意识形态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人们的最终目的决定的,你不妨说说从古希加拉帝国开始,我们一族所追逐的目标的变化。顺便我按你说的来画个流程示意图,咱们好看得更直观一些。”
  说着,老人在桌面上调出了一个绘图界面。
  “我”思索了片刻,开始道:“呃,要是说古希加拉帝国的话,那得看到那毕竟是一个群雄争霸的时代,各个星际文明都在试图扩大的自己的势力版图。因此我认为那时的希加拉人的目的在于壮大自身实力,以扩张势力和扩大影响力。”
  老人在界面上画了个圈,写上“古希加拉——扩张”。
  “嗯,然后呢?”
  “古希加拉舰队全军覆没之后,希加拉人的目的就变为了生存,因为那时全族都面临着被泰坦帝国剿灭的威胁,因此生存是第一要义。之后就是流放之路了。流放飞船载着幸存的希加拉人在悬臂外围寻找着一颗适宜居住的星球,一切也都是为了生存。但是考虑到他们还把超空间核秘密带上了飞船,因此我认为除了生存之外,希加拉人还怀有将来要复仇的这一想法。”
  老人从第一个圈中拉出了一条线,线的上方也画了一个圈,圈里写着“流放者——生存”。
  “继续。”
  “然后经历了漫长的航行后,流放者来到了卡拉克上。但是卡拉克的自然环境十分恶劣,因此人们的第一目的依然是生存。之后经历过了艰难的二次文明发展史之后,流放者的后代已经能够对抗严酷的自然环境,生存已经不成问题,但是关于自身的起源已经迷失在了人们与自然环境搏斗的漫长历史中。所以我觉得这一时期,卡拉克上的人们并没有什么清晰的目的性,仅仅是生存与发展而已。后来发现了卡托巴,人们找到了超空间核与指示石。于是一个明确的目标出现了,那就是回家,回到真正的家园。”
  老人同样在写着“卡拉克人——生存与发展”的圆圈中拉出一条线,线上的小圆圈里写着“希加拉人——回家”。
 楼主| 发表于 2016-6-1 20:26:29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继续说。”
  “这个目标一直持续到了大回归的结束。我们击败了泰坦皇帝,也回到了希加拉,那么这一目标便达成了。之后的目标就是建设和发展我们在希加拉上重建的文明。这一目标持续到了维格尔入侵。在维格尔人的舰队兵临城下时,我们的目标自然就是保卫我们的家园,这是毫无疑问的,其他一切战略目的都是为这一最高目标服务的。”
  最后的两个圆圈里分别写着“希加拉人——建设与发展”和“希加拉人——保卫家园”。
  “再然后呢?”老人问。
  “再然后?”“我”似乎不知怎么回答,“呃,重建维格尔侵略造成的破坏?”
  “那再然后呢?”老人紧接着问。
  “呃,这之后也许会是一段平静而缓慢的发展期吧,我不是太确定……”
  “用用你的想象力,小子。”
  “我之前没想过这个问题,纳贝尔先生……我不太想得出后面——”
  老人伸出一根手指,从最后的那个圈里拉出了一条线,划了一个大圈子,把线连接回了最初的那第一个圆圈。
  “所谓历史就是一次次的轮回,小子。这也是我在《卡拉克往事》里说过的一句话,看来你对这句话没有什么印象。”
  “您的意思是,会再次出现各个星级文明相互争霸的局面?”
  “争霸从来就没有真正停止过,小子,只不过维格尔人的崛起和肆虐让这种局面稍稍淡化或者暂停了一小会儿而已。这也许是大多数文明的本质,至少历史是如此告诉我们的。”
  “可是如今我们希加拉的舰队拥有压倒性的实力。”
  “那么霸权主义就会从我们这里开始。”
  “怎么可能?戴阿米德拥有很高的克制力,更别说卡伦的领导和号召力了。”
  “你看到的只是目前这一代希加拉人,小子。随着实力的增强,戴阿米德会越来越官僚,而至于舰队,现在我们就已经能看到不少飞扬跋扈的军官了,扩张思想的出现只是时间问题。而卡伦,虽然与超核的连接让她延续了寿命,但也不是永生。她终有衰老、死去的一天。那之后的希加拉会是什么样子,没人能够百分百准确地预料。”
  “可从目前与各个文明交流的情况来看,它们对于我们击败了维格尔人都表示了感谢与敬意,我们的力量也许能够用于维持银河贸易网络的秩序,就像本图西人以前做的那样。”
  “那我可以告诉你一些事情,小子,这对于大部分希加拉人目前还属于机密。那就是现在许多文明都在尽力寻找本图西人秘密封存起来的战斗舰艇和武器系统,我们的舰队也不例外。有传闻说已经有某个文明找到了一些本图西人的遗弃战舰。暂且不管这传闻是否是真的,站在其他星际帝国的角度想一想,小子,他们如今对希加拉人更多的情绪是恐惧和担忧,我们拥有三颗超空间内核,我们的力量会比全盛时期的本图西母港舰队还要强大。而他们知道古希加拉人帝国是什么样子,他们也知道当初是谁联名表决了流放希加拉人的决议,他们也知道我们全知道这些。猜猜他们会怎么做,猜猜我们的子孙又会怎么做。”
  “我”深深叹了口气:“按您的思路,难道说我们和几千年前的祖先真的没有本质区别么?”
  “我并没那么说,但历史总是会惊人的相似,小子。”
  “但无论如何,至少我们有了三核一体的萨尤克,至少我们有绝对足够的力量保护自己了。”
  “在我看来,超核并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没懂您的意思。到目前为止我们的胜利全都得益于我们所拥有的超空间内核。要是没有超核,我们恐怕在大回归一开始就被消灭了。”
  “没有超核,根本就不会有大回归,小子。”
  “呃……这倒也是。不过您为什么说超核不是什么好东西呢?”
  “很简单,因为它们不自然。或者说具体一些,超空间内核是超脱于我们所认知的自然规律之外的东西。超核能够提供近乎无限的能量,让我们的飞船在一定的程度上摆脱了超空间物理学规律的束缚。直到目前我们依然无法理解它的运作原理。这其中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我们的超空间物理学是错误的,或者说是不完整的,所以才无法解释超核所具备的能力。不过否定我们目前的超空间物理学,也就等同于否定了本图西人以及全银河系所有星级文明的超空间物理学,因为我们的理论几乎是一样的。这么说你能理解吗?”
  “可以。那么第二种可能性是什么?”
  “第二种可能性就是,我们的理论并没有出错,是正确的。无法解释超核的能力是因为超核它本身就打破了物理学规律,打破了自然法则。这也就是为什么说它是不自然的,在我看来,超核甚至是不详的。与其说是先祖留下的礼物,我看更像是一种诅咒。”
  “诅咒?诅咒了谁?”
  老人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轻声说道:“这个银河系离的所有文明。”
 楼主| 发表于 2016-6-1 20:26:4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懂,纳贝尔先生。”
  “来看一看发现了第一颗超核的人,小子,看一看本图西人的历史。他们早期的发展史我们已经不得而知,但我们知道的是,他们后来一直在银河系中传播技术与文明。无数个种族在启发下发展成了星级文明。也许这种行为在当初看来,是所有文明都应当感激慷慨而友善的本图西人的事情。但是现在再来看一看,想象一下当时的那副图景,小子,想一想本图西人到底做了什么。他们的介入打断了无数文明的自主发展史,把那些文明的技术水平直接提高到了星际程度,这实质上是打断了银河系的自然进程史,这样的做法本身就是反自然的。由于技术发展远远领先于心智和意识形态的发展,得到了启蒙的各个文明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成长与扩展之后,立刻就陷入了相互争斗的局面中。这样的情况可以说是本图西人一手造成。虽然他们尽力制止争端,但是面对陷入一片混战的银河系,他们的力量根本远远不够。这就为什么我们说,技术也许能够改变自然,但永远无法真正控制自然。这就是大自然的伟大之处。”
  “所以后来本图西人决定不再使用任何武力,对银河系中的所有事务都采取旁观态度。”
  “是的,他们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并采取了措施,然而许多的悲剧已经酿成,而我们的祖先,古希加拉人就是受害者之一。这就是为什么如今有人说,那时候本图西人决定以自毁的代价来帮助我们摧毁‘守护者’,在一定程度上是源于对我们这一族的愧疚感。这样的说法当然没错,但我认为这愧疚感远不只是对于我们希加拉人的,更是对于整个银河系中所有星际文明的。因为本图西人对其他文明自主发展进程的破坏,整个银河系几乎一直都陷在战火之中。我想,也许最后本图西人终于认识到,他们存在的本身也是不自然的,所以才决定以母港自毁这种方式来彻底结束他们对银河系文明的影响。而这一切,则全都起源于他们发现的那第一颗超空间内核。”
  “可是纳贝尔先生,我认为这至多也只能算对于先祖种族留下的强大物品使用不当而造成的悲剧,为什么您要说超核本身就是不祥的,甚至说是诅咒呢?”
 楼主| 发表于 2016-6-1 20:27:19 | 显示全部楼层
“瞧瞧我们现今的文明水平,小子。除了那艘萨尤克,我们没有任何强于古希加拉帝国的地方,我们如今的发展仅仅是让自己回到了和古老帝国没有差多少的科技水平。再看看其他那些文明,数千年来,他们在技术上取得进步是微乎其微的。我们要面对这样一个事实,小子,这个银河系中的文明已经几千年没有任何进步了。而至于本图西人,虽然他们的技术比所有文明都要强大,但从目前为止我们获得的技术资料来看,他们不过是因为经过了漫长的岁月,所以对超核的运用更加成熟和老练而已。但他们根本谈不上在技术上有什么突破。这是为什么呢?我的推测是,超核虽然具有极大的启发性,能让我们通过逆向还原方法得到很大强大的技术,但在同时,我们也被超核带到了一条固定的发展道路上,而这条路是有尽头。我们的发展被限制在了超核所允许的一定范围之内,对于超核的核心原理,我们依然一无所知。”
  老人把杯里的酒一口喝干,然后把空杯子握在手里。
  “我们这些刚刚萌芽的文明就像是小爬虫,在地面上艰难地寻找着前进道路。而超核就像是这个杯子,口子斜靠在了我们面前。我们这些小虫子可以顺着杯子内壁那平滑的坡度向上爬,很快就可以爬升到一定的高度。然而——”老人把杯子倒扣在了桌上,“这杯子是有杯底的。杯底就覆盖在我们头顶,我们触到了杯底,我们所能获得的成就和发展也就见底了。”
  “您这想法可真是……够大胆的……”“我”喃喃道。
  “后面还有更刺激的。小子。不过先说这一点,我认为本图西人其实早就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但是他们依然没有办法摆脱超核,他们已经离不开这个东西了。你瞧,这就是超核最恶毒的地方,它限制住了你,但是你又无法离开它。本图西人的做法是尽可能保持现状。所以你看,古希加拉帝国的那枚超核得以被流放者带上船,完全就是本图西人有意为之。本图西人真的会想不到古希加拉人的计划吗?在同一个星系内,本图西人真的会侦测不到超空间内核的位置吗?怎么可能?只是现在很多希加拉人还在天真地相信这是因为他们的幸运。我认为本图西人是由于已经认识到了超核的本质,不想再接触第二枚超核了,于是就任由流放者们带走了它,让一切顺其自然地发展。”
  “他们就不会担心那第二枚超核吗?”
  “他们担心什么?从目前这三枚超核所遭遇到的经历来看,它们几乎是坚不可摧的。无论是当年古希加拉帝国的巨舰跳跃到天使之月表面,还是本图西母港飞船自毁所引发的超级大爆炸,连‘守护者’都被那爆炸的威力弄得灰飞烟灭,可超核却依然毫发无伤。这还只是我们所知道的,那三枚超核在太空中漂了不知多少年,天知道它们还经历过什么。这让你想到了什么?”
  “我”愣了一会儿,然后迟疑着说:“它们很硬。”
  “废话!傻小子!我告诉这让我想到了什么。这让我想到了古卡拉克的理性时代末期流传的一个故事。故事讲的是很早以前,卡拉克人还在严酷的环境中挣扎求生、每天为了一点点食物和干净的水而斗争的时候,有一个卡拉克人在沙子里挖出来一根形状奇特的棍子,这根棍子由不知名的材质制成,非常的轻,但是无论是钢铁还是岩石都无法在那棍子上留下一丝痕迹。无论如何施压,棍子也不会弯折分毫,反而垫在下面当支点的那块石头被压碎了。因此那个人所在基斯的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一根萨尤克大神在很久很久以前遗留下来的‘神之棍’,基斯萨宣布将这根棍子作为基斯的圣物,把棍子供奉了起来,每天都对其膜拜。当然了,那个无名的基斯和那根棍子早就能被历史的长河淹没了,但那个基斯的一些后人却把这个传说一直口头传承了下来。这个故事在那时很有名,很多人小时候都听长辈讲过,但人们一直以为这不过是个虚构的传说而已,和其他许多故事传说一样。后来卡托巴被发现了,人们才觉得,也许那根棍子的确存在过,只不过不是什么萨尤克的‘神之棍’,而可能流放者飞船上的由特种合金制成的外挂部件的残部。”说着,老人望向了舷窗外的星空,“宇宙就像是沙漠,而我们就像是捡到了棍子的人。你瞧,那三枚超空间内核现在对我们来说是坚不可摧的存在,这就像那些古卡拉克人觉得那根合金棍子也是坚不可摧的一样。这就是为什么你说那些离子炮和导弹阵列有强大的破坏力时,我表示怀疑的原因。你看现在的希加拉舰队,一直都在致力于设计和建造吨位更大、火力更猛的战舰,但他们从没想过,尺寸大小在太空中毫无意义。如果现在有一艘‘守护者’出现在这里,那东西依然可以把所有我们自己生产的战舰全都打得节节败退。但舰队的人根本想不到这点,他们依然遵循着过时的战术思想,一直想着造出更厚的装甲,更高功率的热能离子炮,更大威力的热熔导弹。锁死了,小子,全都被锁死了。”
 楼主| 发表于 2016-6-1 20:27:38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了,您说的更刺激的是什么?”
  “喔,说实话那完全就是我个人的大胆猜想了。这也是戴阿米德的几个元老最不喜欢的部分。我要真是说了,你今晚恐怕别想睡着了,小子。”
  “我”笑了笑:“目前听到的部分已经可以让我这个月都睡不好了。您就放开说吧。”
  “哈哈,我喜欢你这小子。其实你也不用太当真了,如果前面的内容还是我总结历史资料所得出的一些观点的话,接下来的就完全是我这个老头的疯狂臆想了,你当个故事随便听一听就行了。”老人搓了搓手,认真地盯着“我”,“我们这个银河系也许,有可能,我完全是猜想的——是一个巨大的实验室。”
  “呃——实验什么?”
  “文明,小子。文明。无论是本图西人还是维格尔人还是许多其他的文明都相信那个太古时代流传下来的预言,说当第三枚超核出现时,‘终结时代’就会到来。只有萨尤克真正的选民能够把三枚超核结合在一起,并幸存下来。”老人舔了舔嘴唇,“如今我们已经把三枚超核结合到了一起,并且发现了阿拉然之眼。我们将那张古老的银河系运输网络重现于世,现在整个银河系重建起了贸易网络,短期内的确显出了一派祥和景象。而大部分人竟然都以为‘终结时代’就是这样了,卡伦·斯杰特成了所谓萨尤克选民,让银河系恢复了和平。该死的,如果他们真的相信预言,难道他们就看不到现在已经毁灭了的维格尔人和先前被维格尔人消灭的那一些文明吗?大半个银河系都没受到什么实质性破坏。”
  “您的意思是——”
  “如果那预言真有其事,我想‘终结时代’根本就还没真正开始呢。但从更理性的角度来看这个预言,我的个人感觉就像是看到了一场小白鼠试验。大迷宫里被洒下了三粒坚硬的但是散发出香甜气息的糖果。哪只小白鼠最先集齐三颗糖果,谁就证明了自己最聪明,就可以————”老人顿住了。
  “可以——什么?可以什么,纳贝尔先生?”
  老人摸了摸鼻子,微微一笑:“我怎么知道,傻小子?我又不是萨尤克。”
  “我”抬起手抹了把额头上的汗,长吁了一声,然后有些怅然地摇了摇脑袋。
  “喔,瞧,护卫舰全都散开了。看来那艘战舰要进行试跳了。”老人指了指“我”身后的电视画面。
  但是“我”并没有回头去看,只是把目光茫然地投向了舷窗外那幽深的太空,视线在群星间游移着。
  就在这时,舷窗外的那片太空中突然出现了一阵奇怪的扰动。一开始以为是“我”有些头晕的缘故。但几秒钟后,一片蔚蓝色的窗口出现在那个区域,一条巨大的量子隧道被打开了。
  “天使之翼号”轻盈地滑出了量子隧道,出现在距离空间站舷窗数百公里外的区域。这艘新型的战列巡洋舰是如此的庞大和宏伟,但她的舰体依然具有希加拉战舰特有的那种柔和的美感。
  “这……”“我”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而奥肯思·纳贝尔则嘴角一翘,望着远处那艘战舰说道:“我想我猜到他们为什么要叫她‘天使之翼’了。”
  “天使之翼号”脱离超空间后不久,战舰后部由聚变反应堆群驱动的常规动力引擎开始发出耀眼的光芒,空间站的舷窗立刻自动滤去了其中较为刺眼的光线,因此引擎的光芒又变成了柔和的蓝色。
  这艘战列巡洋舰在我们面前开始作姿态调整,正艘战舰缓缓翻转了过来,上部的甲板正对着我们,过了一会儿,战舰以一种头下尾上的奇怪姿态停在了太空中。
  “他们要干什么?”“我”奇怪地说。
  “睁大眼睛,小子。如果我没猜错,好戏要上场了。”
  老人话音刚落,六道细长而明亮的光芒出现在了太空中。
  “他们让全部六门热能离子光束炮一起开火了!”“我”惊呼道。
  但事实上并不只是全部开火。这样的齐射连续进行了三次,而那六门离子光束炮都是以向下四十五度角的角度开火的,左右两侧各是三门。
  六道冰蓝色的高能光束在太空中形成了一对翅膀的图案。在幽深的太空中,这是一幅十分赏心悦目的画面。
  这些离子光束炮的功率是如此之强,射程比原有最大型号的离子炮都要远上两三倍。并且由于亮度实在太高,舷窗在调整光线之后,外面的一切都变暗了,只有那组成翅膀的六道离子光束依然耀眼。
  “现在我们的空间站正处于天使之月的暗面上方,这艘战舰与天使之月和希加拉行星排成了三点一线。他们正在以这种方式再现希加拉舰队的标志,小子,明白了吧。”
  “我”点了点头,道:“今天真的很荣幸,能够听到您的这么多极具价值的观点,纳贝尔先生。另外,刚才听了您那十分大胆的猜想,我有那么一阵真的觉得毛骨悚然,不过现在看到这‘天使之翼’后,我已经感觉好多了。真就像您说的一样,我想我的确是从中获得了不少慰藉吧。”
  “别太把我那臆想当回事儿了,没必要。我有时候也觉得他们说的没错,还是乐观一些活得比较轻松。再说了,即使真的会有‘终结时代’到来,别忘了咱们希加拉人还拥有着一样比超核和萨尤克巨舰更加强大的东西呢。”老人调皮地眨了眨眼,“我们有好运,小子。好运一直都与我们同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帝国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泰坦帝国  

GMT+8, 2019-1-18 19:16 , Processed in 0.085383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Designed by 999test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