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坦帝国

 找回密码
 加入帝国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81|回复: 0

[家园系列] 战火中的青春——火矛(未完稿,欢迎吐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1-20 22:58: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引子
登陆舰突然改变了平稳的航行姿态,猛地翻了个身。舱里的陆战队员们感到身上系的安全带因为飞船减速而拉紧,脚下也传来了超重感。
“30秒倒计时!”连长站起来大声说,“从四排开始,起立!”
“四排,全体起立!” “三排都有,起立!” “二排注意了,起立!”三名少尉依次下令,他们派里的战士们也按顺序解开安全带,从座椅上站了起来。
轮到我们了,一排长想。“一排,起立。”最靠近登陆舱口的一排也站了起来。
“倒计时,10秒。”连长洪亮的声音又响了起来。“5,4,3,2,1……”登陆舰轻轻一震,“接触敌舰!各排,准备。”登陆舱中响起一片拉动枪栓的声音。连长冲着一排长点点头,说:“中尉,准备好了就开始吧。”
“是,连长!一排都有,上刺刀!”一排长接下来联系上舰桥:“舰长,陆战队就位,请放下‘跳板’,我们要进去了。”随着面前的登陆口渐渐开放,重力梯紫色的光芒充满整个舱室。一排长握紧已经上了刺刀的步枪,深吸一口气:
“一排,跟我上!”她纵身一跃,把自己清脆的声音远远甩在后面。

01
天空阴沉沉的,不时滚过一阵雷声。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他执剑立在满是弹坑的山顶上。
“萨,格里迪姆们要上来了。”斥候向他报告
“嗯,知道了。”他的声音低沉嘶哑。他望向山下旗帜招展,衣着华丽,在军乐伴奏下踩着鼓点进军的敌方阵列。索班,卡勒尔,纳巴……哈,连帕克图和马南这帮南佬都在,他们来的挺齐嘛。看来300年的战乱和西迪姆基斯要一起走到头了。
“永恒的父啊,您的力量无比强大,指引我们,拯救我们……”身后的修道院已经在两天前因为炮击塌了一半,但躲在里面的人们还是不断地向萨尤克祷告,祈求他能借他力量,向那些抛弃了信仰,不再敬神的恶人施以天罚,祈求他能降下神迹,宽恕信徒们的罪,结束他们的流放,引领他们重归天堂。为神而燃的战火,却要由那些无信者来熄灭,真是讽刺。他叹口气,吩咐左右传令,集合军队,准备战斗。风吹过,扬起卡拉克的红沙,像一片血雾,隔开了他和敌军。漫天沙尘固然会他的军队有不利影响,但也会剥夺使用火器的格里迪姆们的火力优势。天助我也,他翻身上马,拔剑出鞘,直指前方——
“全军突击!”
在他的率领下,骑士们一马当先冲进了泛着淡淡血腥气的沙尘中,紧随其后的是僧兵部队。很好,就这样一鼓作气冲上去,在肉搏近战里痛击格里迪姆们,他这样想。突然,联军的阵线从漫天沙尘中现形,紧接着的是闪光,巨响和纷飞的子弹。在西迪姆人近身前,联军的步枪手们只来得及进行了一轮齐射。在撕开了联军阵线后,西迪姆骑兵没做丝毫停留,直接冲向了联军排枪阵地和更远处的野战炮兵,他则带着僧兵和失去战马的骑兵则投入了肉搏战中。
挥剑砍翻了某个正手忙脚乱上刺刀的联军步枪手,他把自己的武器收回剑鞘,拿起对方的步枪,又从尸体边上捡起刺刀,装到枪口上。不知道为什么,比起腰间那把柄上镶宝石,华丽而耀眼的剑来,一支上了刺刀的步枪能激起他的杀戮欲。尽管从来没人教过他该怎么做,但拼刺刀对他来说就像是呼吸和吃饭一样自然。看见他身上大大的西迪姆基斯萨标志,附近几个联军士兵冲了上来,被他挨个挑翻后,又有新的士兵补上来。如此反复了几次,他蓦地发现联军已经度过了最初的混乱,站稳了脚跟,并且反过来屠杀数量和战术都不占优势的西迪姆人。自己面前的联军士兵也和他们的同袍一样结成了小组,而不是像刚开始那样毫无理性的扑到他面前送死。不过似乎这些士兵知道自己不是他对手,动作也没有什么攻击性,只是一味封住他的动作,和他周旋。瞅准了一个空子,他虚晃一枪,骗过其中一人,转手挑翻了另一人,打开了局面。就在准备跳出包围的一瞬间,一个身披铁甲,手持奇怪枪械的人挡住了他的去路。
战争打到这个份上,西迪姆人已经没有盔甲可以穿了,至于联军,从纳巴人走出蒂尔那天就没穿过盔甲。面前这人却用一身绝对不属于卡拉克的泛着诡异蓝色的盔甲把自己包得跟铁罐头一样,小小的头盔上也没有一般盔甲的面罩,代之以一整块圆弧金箔。它包裹着铁甲的手中还握着一把与纳巴人的火枪起来很小巧的疑似枪支物体,奇特枪和枪口下方刺刀的表面一丝反光都没有。他认识这套装备:102式舰内动力装甲服,103式自动步枪……这些东西怎么会出现在卡拉克?怎么会出现在海勒西战争的战场上?这一愣神的功夫,蓝色的盔甲直接冲了上来,紧接着他的身体就被那把黑黢黢自动步枪上的刺刀贯穿,钉在了地上,金色的面罩出现在他眼前,反射出他的脸——胡子拉碴,蓬头垢面的男人的脸。惊恐之下,他从身边抓其了什么东西,猛地砸在了面罩上,本应毫发无伤的金色的面罩应声破裂,碎片划伤了里面人,于是他看见了更可怕的东西:
那人浅褐色的头发垂下来粘在脸上,面庞被破碎的面罩弄得血肉模糊,看不出本来的样子,只知道应该是个长得白皙精致的女孩子,但他绝不会认错——那是他,不,她自己的脸……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在头盔里和头盔外,她高声地尖叫,震破了充满血腥味的空气。

希格拉陆战队驻“太平号”航母战斗群大队二连一排长莫峨中尉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用力甩了甩头,又花了两三秒把无神的两眼重新聚焦。这里是“迷宫号”航母的某间军官住舱。“迷宫号”本属于一群归附维格尔的泰坦帝党,不久前刚刚由莫峨和她的战友们挺着刺刀“没收”,现在归希格拉所有。“迷宫号”的军官舱按泰坦帝国的传统,布置得相当舒适,酒柜冰箱一应俱全,床也很大(以太空舰队的标准而言),还有独立的淋浴间。莫峨正打算从松软的床上爬起来,去狠狠洗把脸,把自己从噩梦里彻底拉了出来时,放在床头的腕带式通讯终端嘟嘟地叫了起来。她拿起来看了一下,是连长索伊•卡勒尔少校。迅速简单地整理了一下头发,莫峨按下接通键,通讯终端小小的屏幕一下子被大块头的索伊少校挤满了。
“连长,我是莫峨。”
索伊在屏幕那边皱了皱眉头,“中尉,你脸色很差,出什么事了?”
“醒的有点急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连长,您继续。”
“真没事?你脸色看着挺怕人的。”
“真没事。连长你总不会是为了把我从床上挖起来才发这条信息吧?”
“当然不是。既然你都说没事了,”索伊的脸严肃起来,“中尉,把自己收拾一下,30分钟后到会议室来,有任务。”
“明白。30分钟后,会议室。”
“对了中尉,司令员也会到场,把自己收拾得利索点。还有来会议室的路上从机库甲板绕一下路,去把你的那位小相好‘沃曜日’叫上。”
“我跟他没那种关系!” 脸上发热的莫峨大喊着澄清事实,索伊则一脸坏笑,说:
“现在你的脸色看起来好多了。中尉,一会儿见。”
“30分钟后,会议室,叫上沃曜然。”
莫峨没有理睬索伊的告别,直接切掉了连接。算算时间还很充足,她把被冷汗湿透的衣服脱了下来,到淋浴间冲了个热水澡。换上干爽的新内衣,又打开衣橱拿出自己的军官常服穿好,莫峨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头发,满意地点点头走出了舱房。希格拉人在袭击这艘航母时没留下战俘,之后也没有为她配齐人手,所以过道里有些冷清,只有几个好奇心旺盛的年轻陆战队员在到处串门。因为并不是执勤时间,所以莫峨经过时,没有和他们敬礼,只是点头致意,后生们立正让路,如临大敌,老兵们一般只回个笑脸,或者简单问候一声。莫峨不禁想起两年前,自己刚从大学生预备军官团入伍时,那些老兵们在她面前规规矩矩,张口“长官”闭口“少尉”,而背地里却颇为不屑的称她“学生妹”。在空降奥巴良星时她中规中矩的表现更是让“学生妹”这个名字从地下转入地上。不过很快,莫峨就用行动证明了自己。当希格拉人开始在轨道和地面上全线崩溃的时候,莫峨把自己的排几乎完好无缺地拉了回来。在她的营被改编为“太平号”战斗群随舰步兵大队时,莫峨得到了晋升和主力突击连二连的尖刀排一排。陆战队员们眼中,这个“学生妹”也不再是一个花瓶。战时她是值得他们信任的指挥员,他们会跟着她冲锋陷阵,出生入死;平时叫她也不再死板得加上敬语,一声声“学生妹”透着几分怜爱。如果说索伊是二连大家庭的家长,莫峨就是小妹,连里的老人都挺护着她,宠着她,以至于做出了一些傻事。想到这里,莫峨的嘴角不禁翘了起来。
那还是二连刚刚上舰不久的事情。有一次抗登陆战斗结束后,二连的人发现莫峨有点不对劲:她开始有意识的调整自己的值班表;还频繁和一个太空舰队的士官出入于靶场……谣言迅速传遍了“太平号”的每一个角落,心中颇为不安的陆战队员们决定行动起来,好好“教育”一下这个小士官。不过就在他们准备去机库堵人的时候,莫峨本人苦笑着澄清了事实:那人是“太平号”拦截机中队的军士长沃曜然,也是她的发小。中学毕业后,两人已经好几年没联系过。之前,莫峨奉命带领一排防守机库甲板,保护舰载机和空、地勤人员,这才在战场上重逢。在拦截机上沃曜然是一把好手,不过他在参加机库保卫战后觉得自己的表现实在惨不忍睹,所以在战斗结束后找莫峨帮忙,给他开小灶补课,他自己会承担莫峨这段时间的餐费作为报酬。这两年来,连里走了一些老人,也进来不少新人,莫峨也从“小妹妹”的角色里走出来,渐渐有了“大姐”的样子。以教沃曜然陆战技术为契机,莫峨在“太平号”上飞行员中混了个脸熟,还进一步把沃曜然给她的报酬发展成了陆战队和飞行中队的定期联谊聚餐。索伊对莫峨的表现很满意,把连副的位子给了她,还明确表示莫峨的签字和他的效力相同,俨然一副把她内定为自己的接班人的样子。
走过一条以颇为诡异的方式倾斜着的通道后,莫峨来到了机库甲板。作为一名蒂尔宇航工学院的毕业生,莫峨在“迷宫号”最欣赏的一部分就是机库了。对于自己头一次走进这个机库,看见面前和头顶上方排列整齐的战机时受到的冲击,莫峨记忆犹新。这艘维格尔航母的机库空间不算大,但利用率很高:维格尔人并没有按常规做法,将战机“平放”在舰内,而是通过改变人工重力的方向,把它们“挂”了起来。也就是说,这个机库的“地板”和“天花板”方向实际上是航母的左右舷。左右两舷的机库甲板各有一套完整的保障系统,可以完成对打击宇航器的维修和补给。这也就是机库前那条诡异通道的来历。机库里人工重力场范围有限,刚够维护打击宇航器,两舷间实际上是无重力区,人员可以很方便的从一边飞到另一边。不知为什么,“迷宫号”在被希格拉舰队袭击时,并没有放出舰载机,为希格拉人送上了一件大礼。包括有工科背景的莫峨在内,绝大多数希格拉人在这摸摸那看看之后对这份礼物就失去了兴趣,不过有一小撮人例外。以沃曜然为首,几个飞行员和地勤在看见这些维格尔舰载机后,立马打报告申请加入“迷宫号”舰组,整天抱着一堆厚厚的手册和资料围着它们转,连吃饭睡觉都不离开机库一步。听到上方传来的欢呼,莫峨抬起头,正好看见沃曜然标志性的小平头从一架突击机边上冒出来。莫峨紧走几步,爬上机库入口边上的平台,感受到失重后找好方向用力一蹬,身子就飞了起来。靠近机库另一边时,她已经能看清突击机周围兴奋得人群,他们满脸笑容,把一个酒瓶子传来传去,轮流灌满自己手里的纸杯。莫峨在空中翻了个身,稳稳地落在了那架突击机上面,居高临下对着站在人群中心,正要把杯子满上的沃曜然说:
“放下酒军士长,跟我去会议室。”莫峨一开口,场面立马静了下来。看着脚下一圈人手拿酒杯立正站好,敬礼也不是不敬礼也不是的尴尬情景,她又补了一句:“你们继续,我就找他一个。”
“遵命长官。”沃曜然轻叹一声,放下纸杯,用瓶子从身边的一个地勤手里换了张一面印着字,看起来质地不错的纸,从人群里挤出来,爬上了突击机。两人纵身一跃回到了飞行甲板另一侧。莫峨抬头望了一眼,向沃曜然问到:
“出什么事了,让你们这么开心,还特意开瓶酒来庆祝?”
“好事呗。”沃曜然说着,把那张纸递了过来。莫峨一看就乐了。
“以全知全能吾主主萨尤克之名,赐予汝,沃曜日,随吾主吾父所天选之圣人萨尤克-迦征战之荣耀,以传天父圣光于万星……”这份泰坦语写成的文件,中尉只念了开头就忍不住大笑出声:“哈哈哈哈,萨尤克什么时候这么落魄了?要靠你这个该死的无信者来传福音。你这个格里迪姆一定要抓住这机会,赶快皈依萨尤克赎罪,要不然以后可上不了天堂,要掉进狂沙炼狱的。哈哈哈!”——“太平号”上人人都知道沃曜然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拒绝参加任何形式的宗教活动和仪式。再加上他那个不体面的绰号,让这份文件充满了黑色幽默气息。
“多谢您关心,不过莫峨你是不是先检讨下自己的信仰问题?你可是也不信神。”沃曜然边说,边走到机库角落,从衣钩上摘下飞行员的深蓝夹克式制服,套在卡其色的连身工作服外面。
“谁说我不信神了?我可坚信这个宇宙是神创的,只不过神在创世大爆炸后就撒手不管,任宇宙自我演化罢了。”
“你这也叫信神?算了,不说这个了。”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出机库。“你除了笑话维格尔人的糟糕文笔就没点别的想法?”
莫峨再看了看那张纸,“这是……维格尔的战斗机驾驶资格证书?等等,这是你们写着玩的?还是说你真把机库里的什么东西飞起来了?”
“算不上真飞起来。”沃曜然说,“不过模拟操纵我已经没问题了,所以正打算给上面打报告,申请试飞呢。你找我又是干嘛?嗯,难不成上面已经知道我们这的进展了?”
“我是被连长硬从床上挖起来找你的,所以也不知道叫咱俩过去到底有什么事。不过连长说了,司令员会到,肯定是挺重要的事情。”
“你们那位卡勒尔老板还真是喜欢扰人清梦。你没睡迷糊跟他发脾气吧?”
“怎么可能?况且那是个噩梦。”莫峨苦笑着把梦跟走在身边的飞行员描述了一遍,“喏,就是这样,我被自己捅死了,然后就醒了。我怎么会做这种梦,真是奇怪。”
“上星期放电影之前我跟你说过,那部《西迪姆的黄昏》就是一特效横飞狗血遍地的烂片,叫你别看,你不听劝非要去,结果怎么样?梦见自己变成那个倒霉的末代西迪姆萨了吧。所以说,莫峨•米迪伊斯中尉同志,下次别去看这种替海勒西战乱和宗教疯子翻案的破烂了。”
莫峨一脸忧郁地点点头,“是啊,我当时确实不应该去看那片子的。不过,你也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去吧?”沃曜然点点头,想说什么,不过又把嘴闭上了。
“你这个死性不改的格里迪姆,有话就说,装什么深沉!”
“嗯……你有没有想过,嗯……从基斯制度里……跳出来?”
“不可能。就算米迪伊斯基斯的成员从来没超过二十人,我家也有五百年的历史了,怎么会说扔就扔。不过我很好奇,你们这些联萨主义者当年脱离基斯的时候,就真的没一点想法?”
飞行员想了想,给出了答案:“我不知道。脱离基斯的是我太爷,又不是我。不过我这两年倒是有点理解他了,对他们那代人来说家园远在天边,联萨近在眼前,结果突然间冒出一堆基斯萨,那真是天翻地覆,世界倒转过来了。要是我碰见这事,也会拒绝加入基斯的,毕竟从小宣誓效忠的对象是库申联萨,不是某个八杆子打不着的亲戚。”
“这个问题就见仁见智了。不过我还是挺佩服你太爷他们那辈人的,从基斯出走已经是大罪了,他们还彻底把基斯制度踹了,从戴阿米德争了块不实行基斯制的特区出来。这可是能和索班创业史比肩的传奇了。”
“有什么用,主流社会还是八大基斯说了算,没个基斯撑腰真的很不方便。你也不是不知道,咱们区里每年都有多少年轻人去大基斯入籍。我担心这样下去,联合区总有一天会完蛋。”
“所以你把脑子动到我身上了?我说你真不愧是格里迪姆,我虽然还在基斯里,可也是联合区的人,你撬我有什么用啊?根本问题在戴阿米德和大基斯身上,这事咱们解决不了的,好好过日子。什么是大道理?填饱肚子就是最大的道理。你担心联合区的人口问题还不如想想上面叫我们去到底有什么事,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两人转过最后一个弯,会议室就在前方。沃曜然抓住最后一个能直呼中尉名字的机会,问了个很无聊的问题:“莫峨,你的预感准过吗?”
会议室的门在莫峨开口前滑开,一个宏亮的声音替她做出了回答:“她上次这么说之后不久,我们在奥巴良的战线就崩溃了。”是索伊•卡勒尔少校,之前和莫峨并排走着的沃曜然退了半步立正站好后,两人一起向少校敬礼。索伊没有回礼,直接闪开了舱门,说:“行了,进来吧。”屋里还有两人,“太平号”舰载机联队的指挥官金戥•帕克图少校坐在会议桌旁,桌子的尽头则是“太平号”战斗群指挥官苏舜少将本人。莫峨他俩又急忙立正敬礼。将军拜拜手示意他们稍息,站起来走到二人面前说:“莫峨•米迪伊斯中尉,根据《希格拉联合宇宙军军官晋升办法》,晋升你为上尉。”接着把一副肩章递到到莫峨手里,拍了拍她的肩膀,“丫头,好好干。”
“是,长官。”莫峨压抑住自己兴奋的心情,试图维持一个平静的表情,向将军回礼。
“恭喜你,长官。” 正要上前道贺的沃曜然被将军拦住了。“你先别急,事情还没完。沃曜然二等军士长,根据《希格拉联合宇宙军战时军官任命与晋升办法》,任命你为上尉。‘太平号’舰载机联队联队长,原‘太平号’航母拦截机中队中队长金戥•帕克图少校不再兼任‘太平号’航母拦截机中队中队长一职,由你接任。你们队长马上高升,你也好好干。”
莫峨等了一会,还是没有听见她身后沃曜然对晋升的回答。她好奇的回头,只见沃曜然满脸惊讶。莫峨轻轻踢了他一下,沃曜然才回过味来:“首长,我、我真的没有想到会是这样。我还以为会是里奇•纳巴或者卡珊•李尔赫中的一个……”
“这是我和金戥商量之后的结果,也征求了你说的那两名中尉的意见。现在问题的关键在于,你自己有信心把中队带好吗?”
“我尽力。”
你这个格里迪姆!这种时候别管心里怎么想的,嘴上都要说有信心啊!莫峨替沃曜然干着急,苏舜却露出了笑容说:“你跟金戥说的一样。做事留点回旋余地是个好习惯,不过记好喽,像这种时候你得干脆利落的回答:‘有信心’。好,你有没有信心把飞行队给我带好?”
“有!”
“这才像话。”苏舜掏出另一副肩章,拍到沃曜然手里,然后回座位坐下。“你这几天一直泡在机库,会玩维格尔飞机了吗?”
“刚刚弄明白他们的起降程序,战术动作还不敢飞。”
“足够了。我们马上有个任务,要你给米迪伊斯上尉相互配合去完成。”
莫峨被弄糊涂了:“首长,他和我,战斗机和陆战队,这要怎么配合?”
索伊站出来解答了她的疑惑:“情况是这样的,由于我们夺船的时候手脚够利索,维格尔人没来得及发出求救信号,也没来得及销毁辎重文件。随‘迷宫号’一起俘获的情报来显示,这艘船在被俘前正执行着向某个维格尔研究站运输战斗机的任务,那个研究站正在搞离子炮设计,这是我们少数几项对维格尔人有绝对优势的技术了。他们应该还不知道现在‘迷宫号’的情况,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机会。正好你又有工程学的背景,我现在给你半个连,冲进去打他个措手不及,把能带走的全都带上,带不走的全都炸了。”
“那关我们什么事?你们陆战队直接顺着对接通道杀进去不就万事大吉了。”这下轮到沃曜然一头雾水了。
金戥做出了回答:“我们的维格尔朋友喜欢在母舰停靠之前放飞行队先一步回去,所以我们得从机库里那些战利品里挑点出来运陆战队进去。当然,莫峨你放心,陆战队是不用自己去学怎么飞那些玩意的,具体办法维格尔人已经替我们想好了。他们的飞机上有一套系统,可以让僚机自动跟着长机走。下面就是沃遥日你的任务了:一会你仔细想想联队里哪些伙计谁脑子活、学东西快,列个二十人名单给我,他们叫到‘迷宫号’上来,教他们怎么摆弄维格尔人的东西。行动就定在两周之后,抓紧时间。”
最后,苏舜把两个鼓鼓的文件袋顺着桌子扔给了上尉们:“这次行动代号‘火矛’,由米迪伊斯来指挥。详细资料都在这了,你俩仔细看看,有不清楚的地方随时跟上面沟通。解散吧。沃曜然等一下,先把二十人名单做出来。”
莫峨单手抱起一个文件袋,敬礼后转身退出会议室,没走多远,沃曜然就“蹬蹬蹬”地跑着从后面追了上来。
“那个名单搞好了?原来你手这么快。”莫峨上下打量着一副逃难相出来的沃曜然说。他把自己那份文件紧紧地夹在胳膊下面,手里和她一样攥着那副上尉肩章,满脸不自在。
“我告诉他们,直接对照着机种转换训练成绩单去抓人就行,然后就跑出来了。”
“跟老大们在一起你就那么不痛快?这样不行啊小兄弟,你的路还很长,以后这种事多了去了,你难不成每次都要弄得跟逃命似的?”莫峨对闷闷不乐的沃曜然打趣道。
“说真的,你对这个计划的感觉怎么样?”
“料敌从严,料己从宽。”
沃曜然边点头边说:“指挥官,有件事必须要跟你说。这次任务我们飞行员不仅要负责把你们送进去,在进入维格尔基地后也要和你的人一起防守港区。我不知道这两星期的培训能不能让他们达到飞行和陆战两方面的要求,这点还请你心里有数。”
沃曜然这话说得很不自然,让莫峨先是感到奇怪,接着就理解了他的暗示——我这有个现成借口,只要你点个头,随时都可以让这次任务黄掉。诚然,莫峨对“火矛行动”没有好感,但这种怯战论调还是让她心头冒火。她盯着沃曜然的眼睛,训斥道:“驾驶训练你自己看着办,陆战技术我亲自去抓,不论如何,两周之后我都要有一队达到任务要求的飞行员。不•论•如•何!”莫峨狠狠地指着飞行员的鼻尖,从牙缝里挤出最后四个字。
沃曜然扬起一边眉毛,几道抬头纹出现在他的前额上。飞行员打量着莫峨,似乎想说什么,但终究还是轻叹口气,回复了句“遵命”,从胳膊下面拿出文件袋转身打开,取出里面的东西边走边看,消失在另一条通道里。莫峨本来还想跟沃曜然理论下去,见他这种态度,不由得心头火起,一跺脚扭头走上了返回陆战队居住舱段的路。
(待续)


--------------------------------------------------
因为是草稿,所以还请多提意见
下面一段时间我可能会很忙,所以在春节前是不太可能会有大段更新的- -

评分

参与人数 1声望 +4 收起 理由
星星 + 4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帝国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泰坦帝国  

GMT+8, 2019-3-21 20:24 , Processed in 0.089513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Designed by 999test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